Life's a struggle.

要尝试着开始写一些什么东西了。

这样的一种生活,总是被烦恼所牵制。

并不是一个成熟的人该有的样子。

需要用心的,带有热忱的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未必需要太多的时间,也不会影响到工作。

无关挣多少钱,也无意于建立各种的关系。

单纯是做一些事情。

比如拍些照片,比如写一写对于一些片子的体会,比如听过的音乐,比如这几年的一些见闻。

我想做,以好让我可以非常健康的,在人生价值观行程的最关键的岁月里。

能以一个较为乐观,宽容的态度面对这个世界,和其中的人和事。

未来需要大智慧,和大心脏。

少年维持着烦恼。

去年七八月的时候,那时候在写论文。朋友们基本都回国了,所以我自己一个人会经常去以前的家对面的公园打球。八月份的时候其实全米兰也没有什么人。有几天打球打到比较晚的时候,会过来一个乞丐。 
是个黑人,感觉饿的走不动路了。身体动起来慢慢的。他不太会说话,连招呼也不打。但他能用眼神示意我可不可以投几个球。我一向好心。篮球场与我是个非常单纯的地方。说实话,在米兰,有种难讲的孤独。我就把球递给他,他投,我帮他捡。我刚开始示意他,如果投进了我就传给他,没投进他应该让我来继续。结果失败了,他大概不太懂人世间的人情世故。我又何尝懂得呢。他虽然跑不动,但是力道也不小,基本就站在三分线一直投,我就一直捡。我也不玩,偶尔看他累了我投两个。看到他实在没力气了我就投几个。最后感觉他也没力气了我就回家。我跟他打招呼,他也不理我,我预期着他能说个谢谢,结果也没有。他自顾自的走了。 
一个星期连着几天都是这样。场子里一般都是菲律宾人,极少意大利人。除了我没有人给他球玩。不过他从来没有和我打过招呼。事实上,他除了问别人要面包的时候我没有见过他和任何人说过话。 
后来种种原因和事情就比较少过去打球了。这事儿我也基本忘了。知道今年三月份的时候我过去打球。又看到他。基本没什么变化,脏兮兮的样子,走路没有什么力气,像是饿了很久那种。他完全没有认出我,所以照例也没有跟我打招呼。我示意他过来打球,可是我惊奇的发现,他不知道从哪来弄来了一件篮球背心和一条短裤。我欣喜也兴奋。我不管那是不是我带给他的,但something just worked。即便我一直不认为他像个正常人一样有除了吃饱穿暖以外的各种需求,我也意识到他应该是喜欢上了篮球。 
客观的说我为他感到高兴。我招呼他过来打球。他挺木讷的,把啃了一半的面包放进口袋里。结果刚投没几个。菲律宾人喊人分拨了。就好像既定好的一样,他也照例被排除在了这个世界绝大部分活动之外。有点像一只趴在窗台往外看的大狗。很老实,但也很向往。中间去接了点水,把剩下的面包吃完了。个把小时以后我们打完了,他终于可以摸球了。说实话,我也想走了。但想到他还没有打球,我如果就此走掉,他也就没得玩了。和以前一样,我陪他玩了不少时候。但这次,他终于知道说谢谢了。 没错,他对我说了谢谢。
他说谢谢的时候,我还是有点点小小的情绪波动的。我们与其说来留学,不如坦诚的交代,书真是没有好好念。若是若干年后我回忆起这里的什么,留在我记忆里的一定是在这里的种种经历。他人给予我的善良及帮助。以及我在这里接触到的有意思的人和事,这,才是这里最精彩的部分。

前两天去以前的家把一个不要了的篮球找出来,去篮球场把球送给了他。我跟他说我可能不久就要回中国了,你需要一个篮球。

我想,这样一个人,在他的世界里。或许和我一样需要一个出口。来这边留学的人这么多,在我眼里绝大部分的人其实都差不多。人们并不真实,即便避开了国内过于庸俗的空间。可形态上还是更在意别人眼中的自己,回国头来都不曾切实的触摸过自己。所以我的孤独感也是存在的。 



人间词话

本该早点睡的。

来意大利这么久,终于拿到了第一个OFFER。

希望明天能够一切顺利。

一直以来,我都只以一面去面对众人。

比如在这里,更多的是倾泻些负面的东西。


早上读王国维《人间词话》,

心绪又上来了,

却难得,让我体会到另一番意味,

难,在于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得与之蔓延。

展现给别人的,多是掩饰着自己不愿见人的,或找不到知己的。

但这还是略显逃避。

向前走,不看四周,没了情调。茫然四顾,又丢了本职。

其实是不明白自己要什么。


想转几句《18 AND LIFE》的歌词的,

那天在车上听到,

不得不感动。

那几句我当时没听懂的词,

让我误以为的那番意味。

让那个年纪的我整个翻了个新。

我喜欢那个气息,如今再难探到。

这一年,会有很多变。

我以不再想给予希望,

我想找回自己身上的那个气息,

重拾那种偏执。


那是我。

干脆也不要叫重塑了。

又向家里要钱了。

这个感觉真是好生难过。

这么大人,连个工作也找不到。

我的确是不想闲着,我也的确想工作。

可试问,

我真的努力的找工作了吗?

似乎也没有,投投简历,等等电话和邮件。

就是我本来想象的和应该有的样子么?

肯定不是,

然而已经是在新的一年了。

下次再写博客,希望不会再是这个腔调。

本命本命,出发出发。

今天是二零一五年的一月一日。

本命年就这样过完了。

过去的这一年,生活似乎都被国际化了,

每一件国际时事,都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

这并非潮流,而是趋势。

所谓的那些关于本命的论说,

不管带着怎样的心里和畏惧,

还有那些登顶教堂的语言,

在那些结束之后,都还原出了他最原始的模样。

没错,未来也是如此。

无论怎样的逃避和期冀,

勇敢的面对,最后他们应该也都就是那么个吊样子。

我的一个阶段结束了,

留下了很多不完整,

但,这不重要。

拾起耳机,

还是那首《坚定的信念》,

这么多年,

这声音一直像是身后的靠板。

在迷失的时候,

也能找到背后的依靠。

二零一五,迈开大步,迎着风。 :D

==============================================

女友买了锤子手机送给我,

用锤子手机拍了一些照片,

以后也会发到这里。

各位亲人朋友,祝好。

科技的终点,是人类自我。

一口气,看完了三个小时的巨作,心里是久久不能平静的。一段时间以来,生活颇有些平淡。电影这个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元素都很久没有触及。以致于看到诺兰和星际这样的字眼都让我有些热血沸腾,好似就要宣泄些什么了。

诺兰把这样的一个故事,用几个过渡圆润的段落浇筑了起来。里面的钢筋骨架繁杂却有致。虽然这部片子也一如他以往的叙事,细致又冗长,用情感和对白慢悠悠的推进着故事的进展。但或许是想好好过个瘾,我倒也乐于享受那些冗长又没什么意味的对白。最终,这段跨越时与光的亲情和科技终点式的经历,把我带到了另一个次元。直至片子尾声,鼓掌结束,还仍然不愿再踏入真实的生活,不愿面对荧幕外的庸常与俗套。

 进入影片的前端,我能深刻的体会到,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当人类的历史走到今天这个节点,我们都不可避免的开始思考起大自然对于人类肆无忌惮行为的报复。把我们的不可一世,用简单直接的手段彻底碾碎,直至我们愿意寻求那个拯救自己的出口。

麦康纳饰演的库伯,从与学校教导处里的对话,便能看出这是个有能力有想法有责任感又不拘小节的父亲,这个从生活里抠出来一般的角色,他的一个眼神,一句对白都成为推进故事前行的主动力。而他与女儿Murphy的亲情,使得严酷生存条件的地球,依旧显得那样亲切。也正是这份亲情,让他们找到了努力寻找通往宇宙另一端的NASA,和“他们”存在的意义。

 在一次沙尘暴过后,“他们”似乎留下了和他们想接触的线索。库伯和女儿正是沿着这样的线索误打误撞的找到了NASA。而诺兰所展现的,也正是我们仰望星空之时,无数次问过我们自己的,或者人类终极的探索:我们从哪儿来,我们要上哪儿去,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相信或是宁愿去相信,在这个世界中,在那个离我们万里之遥的宇宙里,存在一个“他们”。有人说是耶稣,他宽恕我们的罪。有人说是佛,他约束我们的念。有人相信那是邪,他掌管我们的运。实事求是的说,这是我们认不清看不懂解释不了自己时的无助。于是这个世界中,有了“他们”。而“他们”给我们通往里一个世界的线索和指引。

 在NASA,集结了人类社会中,最智慧,耐心,勇敢,无私的人们。他们用信念创造出一系列的工具,只为通往世界的另一端。很多人愿意解读那些超然的物理现象和推理,愿意认为这是脑洞大开的设想,那些形状黑科技的飞船。可于我而言,我相信诺兰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可作为人类长久以来对于地外世界的探索所需要的基本媒介,倒也不出奇的。唯有TARS的出现,展示了人类对于这一媒介的诉求:人工智能。我不得不说即便大多数科幻电影里都有这么个家伙,但TARS绝对是这部片子中一个很讨巧的设计。一方面展示了未来黑科技,一方面也展示了人类的理所不能及。我们的确也需要这样的一个帮手。

 

情感的铺垫,黑科技的揭开面纱,地球不令人乐观的未来,诺兰都把他们用一个交互是的架构,连接在一起,比做个地基也不为过,因为他们就要起飞了,通往地球外,我们无法掌控的空间。

有说有笑的开启征程,似乎已经这类故事暗纹似的叙述特色。但宇航员的死,还是来的突然。这样的突然,莫非情节,而是难以理喻。那是一股我们未知的力量,出了地球这个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我们不能掌控任何自然的力量。即便他们是无畏的勇士,但也无力抵抗高过天顶的巨浪。一如我们的生活,当你为了你的愿望,背井离乡,踏入另一个未知的时候,即便你做好了全部的心理准备,而那未知所带来的畸变效果,使得任何难关都变得夸张且难以逾越。

紧要关头,考得也还是生存的意志与大心脏的冷静和机智。可就在还没有为死亡而低落,为死里逃生而喘一口气的时候,另一个镜头有击出了眼角所有的泪。你求生寻梦的一瞬,是他孤苦伶仃的二十载。

伴着Hanz Zimmer的配乐,这样的一个生疼的画面就像用手在撕指甲后面的倒刺,你越要琢磨越要掩盖,就越难受,也一如你把它抽下的那种疼。你预知又似乎未知,当它真的发生,是决然让人难以接受的。我试想,在顾不得生死的一瞬之间,便错过了自己儿女的青春年华。他感到后悔,难过,歉意,种种种种,甚至不知道这一切究竟该怪谁。然而这就是这个世界,哪怕为了私欲,为了自己的儿女,也要继续向前。

进入影片的后半段,便完全是在另一个空间里的穿梭了。在这样的一个空间里,资源匮乏,生活单调,未来未知。我们依靠我们所创造出来的科技,挑战一个心理的极限。在找到Dr. Mann之后,诺兰又把我们拉向了另一个人生的课题:生存。

似乎为了自己的生存,同类相残,已经是客观认定的人之常情了。诺兰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更绝世的境地。在这里,我甚至不再认为这是丑陋的。换句话说,我的同情大于了对Dr. Mann的憎恶。

Hanz Zimmer 的管风琴,又把故事带入了一种使命感。库伯一往无前,对接了飞船,机智的靠近了黑洞,传过了黑洞。多维空间中,展现的就是女儿的房间。那奇幻的书柜,和信物般的手表,在这个多维空间中,构建了一个沟通和交流的捷径。使得故事能来到一个美好的结局。然后真正的媒介,是情感。不是重力,也并非物理,与维度无关,又不及科技的范畴。试问,诺兰的这一笔,是否超出了以往星际电影的桎梏。是否也暗合了东方文化里我们或信或不信的因缘。

反观地球的现状, 寻找另一个家园的设想绝不是空穴来风。而执念于尘世的我们,又有多么的迷茫呢。也许真的不是雾霾遮挡住了视线,只怕是我们早已病入膏肓放弃治疗了。影片中展示了大量的黑科技,神物理,但突破了我们已知的维度,那个他们,确是由的我们的感情所构建而成的。一份情,一份信念,一份执着,改变一个世界。就好像我们重新做回幼稚不知世事的少年,把我们的感情赋予了魔力那般,对一切也赋予那些深刻的意义。是否,在人类未来的探索中,在那数个维度空间里,一切的科技,展示的是我们自己,我们的情感和我们的信念。科技再极端,解决问题,拯救人类的,终将是人类本身。而那时,科技便是我们自我。

 

                                                       



三年,三年前。

写BLOG不是为了聊以自慰,也不是拿来渲染情绪。

我希望这段记忆能激起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尽管伤心和难过总是难以消散的情绪。

在这里的每一天,在日后的日子里,我都会把它称作青春,我希望我的青春里疯狂过,傻逼过,撞过火车,钻过牛角,阴沉过,伤心过,歇斯底里过,傻笑过,就是没哭过。这将是我下一个生日愿望。

只是这样,我才能安安静静做身体里的那个自己。

你说过,有选择的时候是幸福的,我希望我能做好选择。

话没有更多了,那些冗长的就留在我壳里吧。



这个名字,我记下了。


无题了

早上起来,眼睛疼,用了很久来适应。

早饭吃不下,买来的饼干好难吃。

中午没胃口,看到什么都觉得烦躁。

没有精神,喘不过气。

还能完成吗?一个可怕的问号。

什么叫做不去想。

真不知该怎么面对。

来抒个情,继续做了。

Sonic Youth unchained.

所有考试都即将结束。

有些疲惫,但主要是由于自己在一个事物上投注精力太久的原因。

对一些感性的存在要么过度敏感,要么直接麻木。

写论文听音乐,真心话并不是什么绝配。

电脑里存着这么多歌,确切的说是这么多的古董歌。

我甚至在接近十年的时间内都没有再听到过SONIC YOUTH这个名字。

没有任何人跟我提起过,没有在任何平台看到过。

直到,随机播放这个神奇的功能又让我迷醉。

这世间,没有理性的过活是生存不下去的。

一个能融入越多理性的人,

意味着可以活得更稳妥。(如果地球上没有出现什么丧失大战铁血战士的故事发生)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现实事物的经验,是理性的直接来源。

这种经验可能是亲身经历,可能是对信任的人的听从,或许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以至于,一旦在现今世界,在大多数人已经普遍定义掉的理所当然的事情里,你提出一个感性方向的设想。

可以直接等同于幼稚。

于是,变成了一个没头脑和不高兴的故事。

我突然想到日本动漫里,不高兴都有过人的智商和能力,但最终不高兴从来都不能单独拯救世界,他还是需要没头脑。

没头脑笨,什么都不强,就是歇斯底里。你说什么我都不信。

最后,没头脑拼尽全力,依附着自身的特殊经历和能力,和不高兴一起搞定了小怪兽。

这是个会让人哭的笑话。

在理性主导的社会里,

保持一份原始的生命力:善良,热忱与爱。

是被放逐的音速青年在过气时代的真正救赎。

只不过太多在网络时代瞬间过气的事物,

朝花夕拾,如今的渴求,全是过往里信手拈来的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