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一字排开。

这段时间以来,朋友们可能以为我都已经消失了。
但我想你们也已经习以为常,正如每个人生命中的大多数过客一样消失了。
我是个陌生人面前的缄默者,熟人面前的话痨。没有跟你们像往常一样关心你们,展示我的生活。着实是有原因的。
人大了,没有必要刻意去寻回以前的感觉。倒是互相去体会彼此新的阶段,更有意思。
我的新的阶段,根本就没开始。甚至都开始迷茫了,我哪有话头儿在跟你们开口。
我清楚的感觉到大家都越来越优秀。你们的谈吐,意识,成绩,让我这个出了国的人感到自惭形秽。也感到了孤独。

我知道,人很多时候是因为彼此欣赏才会在一起。我欣赏你们,可我觉得没人会去欣赏一个像我这样的人。爱好不少,精的没一个。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本职工作却一塌糊涂。
想到自己要为此付出的代价,就觉得气短,浑身都要出冷汗。
我挣扎也矛盾。我给自己打气,用各种方法让自己坚挺着。然而,执行力不够,让我徒有其表。心虚的可以。一边骂自己无能,一边要自己站着。倒下不走是懦夫,站着不懂是煞笔。是我的挣扎。

我孤独也委屈。在你们困难的时候,失恋的时候,迷茫的时候。我愿意站出来聆听,理解,进我所能给你们力量。而我四下看看,我走到今天,除了女友和父母,几乎没什么人鼓励过我一句。你们总在嘲笑我,嘲笑我为什么就不按着大家都认为的那样去想事情。我低着头不说话,希望总有一天想你证明我的坚持。然而,那一天太远了,不到下一代出生。大家怎能分出优劣,就算到了那是,几句斗嘴又还算的了个什么事儿。于是,我永远没有证明自己的那一天。任何事。

我确实应该习惯,应该明白机会不会自己找上门这些简单的道理。你们都没错。我只是想问,如果你们再向我求援,我也摆出几个简单的道理,你们会不会翻脸,会有几个人抗得住?也罢,我想我根本长不开那个口。
我永远挣扎在自责与委屈中间。是我这个人最难过去的砍。我明白自己做的不好,却依旧希望得到安慰和保护。我幼稚且脆弱。若我实在砍开自我剖析的第一道,那应该是我的脆弱。

我从一个时间开始进入病态,贪恋白日梦,喜欢和自己说话,伪装成各种身份,疯狂的想要解释,不得到安慰誓不罢休,解释解释再解释。现实问题一概归为热情和毅力不够,却拿不出半点实效。沉浸在自我陶醉中,固有一种所谓的价值观。口口声声学着优秀的人的模样包装自己,实际做的也就是平民百姓的举动。这就是我的脆弱,倘若有人击中,我必死无疑。

倘若有人看穿,我就会撂下一句。我去做就是了。摆出一副你以为你对,其实我才是明白我自己的人的架势。然后给自己猛吸一口气,带上三分钟热血,要命的警告自己一定要做好。就是我惯用的套路。

在以前我一直觉得,世界这么大,人想改变很容易。可那会是如此简单的过程。想要成长,认清自己,能安静的面对自己和时间,好难。《一代宗师》里的见自己,怕是修行都未必见得来的。我一个凡世里的野小子,浮浮燥燥,能参出个什么来。

就这样,自己给自己理由,坚持的借口,理想的梦境。久了,怕是要坚持不下去了。但凡伤心了。就是真的不想说话,不想理会任何人。你们张嘴,我便要知道你们要说什么。两方面来说,我是个丑陋又不爱听人劝的人。从小反对教唆,自己也知道自己放不下这个臭架子。二来,我也清楚,我在长大,我相信自己有认真听取,可谁信?没人信。也没人愿意安慰我。他们要结果,你疼死,结果不好,也不会有人同情。到头来,都是自己的原因。

我问我自己,没人同情有什么过不去的。天底下我不是第一个,也根本没有大的坎坷,别人都迈过去了,我自己在这儿矫情个什么。我哭了,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世界上的道理似乎天生都是两半的。别人有难,岂有不去安慰的道理。自己的过错,自己又犯哪门子的委屈。

于是我跟你们失去了联系。我不再愿意听到你和男朋友分手,你前途未浦,你跟尼女朋友吵架,你不知道改选哪个人去爱这些事情。我忙不完也做不好我自己的事情,我没力气安慰你们了。我想起小时候爸爸很凶,每次挨完打,挨完吗,自己就蹲在黑区区的房间里面玩钥匙,玩硬币。把自己想像的委屈的不得了,没出息的哭个稀里哗啦,再把自己哄哄开心。发誓长大再不流眼泪。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他自己内心的世界,只是此时此刻的我,迷茫了。因为我不再是以第二人称看它,而是第三人称。

它残破极了,全是自我谬论和半瓶子醋一样的歪理邪说。我问他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却发现也就这样的窘境是自己亲力亲为的。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接下来的日子,是和自己斗争的日子。就算再有压力,事情都摆在那里了。自己断了后路,不战胜自己,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想起了自己的十八岁,第一次通宵,三天三夜没有睡,第三天的影评课是写《霸王别姬》。题目是其中的一句台词:人要想成角儿,就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六年过后,还在努力把它实现。难过,唏嘘,又可笑。

祝愿我自己,能够走好这一步。尚在远方的爱人,亲人,和朋友。你们是我最后的归宿。我爱你们,远胜过爱自己。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