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并不是唯一的答案。

“悲伤分为五个阶段,从抗争到接受,最难的看起来是开始的阶段,实际上并非如此——至少在一开始还能有情绪的发泄,有出口让内心的悲伤宣泄。然而当内心真正接受了悲伤后,就不再能针对这一结局做什么了,惴惴不安地准备好面对下一个悲伤。经历这五个阶段之后,等待着的不是康复或痊愈,而是为了下一次遭遇悲伤时,漆上了一层名为”冷酷“的保护膜。

每一次幸福与不幸,都能让人成长。可是,长大以后,是不是就不会再被悲伤打垮了呢?”

                      ————《因为深爱,所有放手》豆瓣:分裂人木屋 的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