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秽摇篮的夏天

再不愿意,也组织不了微博客的流行

为了简单的整合一下博客 草草结束了LAB课后就没急着去设计展

翻到了最早的博客 看到名字突然想起了什么 

因为污秽的摇篮这个名字真的开始陌生了

那个压抑的夏天,一口气听了死亡,哥特,黑,工业各种金属

牛逼到CS都不打了就在那儿听歌,那个如痴如醉啊

甚至都不知道金属和摇滚有什么关系,那时候接触的非常少

认知也很浅,但就是觉得狂躁,听完就是觉得爽

知道高中毕业,回小学门口的“文体”打XBOX

听到一旁踢实况的小学生说

“最近和我叔儿他们去拉货,车里放的叫IT'S MY LIFE,真他妈爽嘿,特别有劲儿。”

我和发小相视一笑,嗯,不错,我也是从IT'S MY LIFE 开始挺起的,小学生的觉悟真是高

到今年夏天,就是爱上摇滚的第十个年头了

一直觉得应该怎样纪念一下,为了感谢他在我一次次双手不扶把摇头晃脑的夜晚

带给我离开这个世界,回到地下


真的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嗯,第一首真正有印象听过的摇滚应该就是IT'S MY LIFE了

说来也真是奇葩,像我老爸这种蔫蔫的人,九十年代初就已经有BON JOVI的“发烧”碟了

在后来就是唱着《爱在西元前》就上了初中,没在接触过任何ROCK N ROLL 的东西

应该是初二吧,某天中午,光哥拉我找一首歌,说他在石家庄4中午过后那个放音乐的节目上听了首歌,叫什么朋克,嗯,对,SIMPLE PLAN的《CRAZY》,用班里那个WIN98系统的破电脑下到了MP3里,一人一个耳机听了一个中午

于是,我开始起步了,背着他一口气儿搜了所有那个时候能找到关于朋克东西

至此,就和大家在音乐上再也没有了共同语言,我记得当时意气风发一度在某个摇滚群骂了一晚上周杰伦垃圾 - - 额

当然,后果非常理想,因为被教育了一顿之后就知道了电台司令RADIOHEAD这个对我影响巨大乐队

除了朋克,也有别的,那时候新概念作文大赛和《萌芽》杂志里提到的乐队我基本都会去搜着听,当时有一篇很喜欢的文章叫做《YELLOW》,是一个晦涩的青春故事,有点儿黑色幽默,酷玩COLPLAY乐队的《YELLOW》是故事主线

知道LINKIN PARK是在一步CS的MV里,背景音乐是《FAINT》,不过当时一直不知道,结构有天晚上,在发小家踢实况,那时候一个发小凑过来跟我说他们那边现在都听一个什么LINKIN PARK的,那时的我很不以为然,后然在一本摇滚杂志上看到了《NUMB》这首歌,觉得听一下也不会怀孕,嗯,之后就懂了

进阶的部分就是高中了,至少石家庄还是《我爱摇滚乐》的家乡,价钱也是白菜价一本,于是我经常到学校门口的“顽石”书店的后面,就是堆满乱七八糟没人买的杂志那里,一口气拿上5本,再加一本《黑客在线》优哉游哉就走了

实话说,《我爱摇滚乐》这书里写的东西真是没共鸣,至少当时是这样,但封面真是太他妈酷了,就好像那时候在人民商场门口,对面满地根本不知道名字的打口碟,总是会拿起封面具血腥具奇葩的买,什么活结SLIPLNOT,曼森MARILYN MANSON,蟑螂老爹PAPA ROACH,火柴盒20 MATCHBOX 20 之类的

高一,一个混沌的岁月,每天窝在最后一排,吃山楂片儿,看《萌芽》,听摇滚,写东西,看窗外的胸还没长出尖儿的女学生

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尝试各种重的摇滚,在升旗仪式上听活结SLIPKNOT和R战车RAMMSTEIN听的不亦乐乎

高二的时候,颓废的情绪达到了最高点,我甚至都记得那时候禁欲先生博客的背景音乐是一色的哥特,那时候特喜欢,然后和一个追我但是我不喜欢的姑娘坐在网吧里听了一个下午,唯一的共同语言就是曼森,我想,这就是我为什么对她没感觉吧,因为那会儿我并不太喜欢,更喜欢朋克,SUM41和THE OFFSPRING,但是后来又认识了碧飞和SKY(这个早他妈就认识了)还有老杨,终于填补了我在交流上的孤独感,当然,我哥这个MC也突然就摇滚了,哈哈,真是突然就摇滚了

那年我和碧飞做了差不多20个小时的火车?到了西安,把考试的事儿全忘了,每天留连于网吧电影院,老哥顺道还带我看了泰迪的愿望TEDDY'S WISH在日落之前酒吧的演出,好一个带劲儿

嗯,写到这儿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真的只想把那些喜欢的乐队的名字往这儿一摞就完事儿了,哦,中国摇滚的事儿还没说,一会儿在堆吧

知道迷笛音乐节是非常非常的事儿,那种给人一种乌托邦的感觉特实在,因为你想也知道,都是一群没什么钱的年轻人,一起噪,但直到高二,其实都没正儿八经去过北京,更别提去看摇滚音乐节了

第一个喜欢的国内摇滚乐队应该是扭曲机器,嗯,有点儿意外吧,我还真是倒着听的,那时候因为一首《镜子中》,直接让我改变了对国内摇滚的成见,现在想想,崔健都还活着,居然还有人嚷嚷中国摇滚已经死了,真是他妈懂的多。

所以,国内摇滚这东西是很好上手的,你接触了几个,马上就会接触到很多,那时候流行的新裤子,后海大鲨鱼,重塑雕像的权利真是一个接一个的听,还经常去一个叫“光爆的尸体""梵高与洪水猛兽"的博客交流,真可谓是天真无邪了

再后来,去了牛仔八零 地下丝绒和迷笛,除了小小的遗憾没去过张北,觉得暂无遗憾了

有点忘了唠叨这些的初衷了,每次这样的时候基本都是全删了然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这几天回顾了《颐和园》这部电影,也是高三的时候在班里最后一排看的,那时候是纯粹当黄片儿看的,不过那时候的MP3刚有视频播放功能,空间少的可怜,一共只有三个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搏击俱乐部》和《颐和园》,由于真实想飞出高三的牢笼,不得已把这几个片子来回来去的看,当然也有为了艺考这种蹩脚的理由

因为前几天看《颐和园》的时候,余红和周伟非开的时候响起了这首窦唯的《DON'T BREAK MY HEART》,结果在优酷的搜索结果又是王菲唱的那场,真的是,有点为了这上帝的愚弄生活的调侃而写的意味在里面

嗯,说道余红,我当时看了一本小说叫《红鞋》,我觉得要是郝蕾和《红鞋》里的小姑娘能合体,那一定就是我未来的老婆,如果说我也想所有男生一样在那时候对自己未来女朋友有个模板的话,我相信一定是《颐和园》里的郝蕾

说跑了,摇滚乐让我认识了很多到现在一直都很好的朋友,这也让我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音乐,我不想吹嘘它的能量,这只是我的客观经历,应该用句很落入俗套的句式,”每一个我心上的朋友背后,都有一颗爱上摇滚的心“

记得高中时候我在学校广播站,当时我的念想就是拯救学校广播站的音乐播放,因此,我即便知道大家都在自习,但还是放了《FAINT》,《THE KIDS AREN'T ALRIGHT》《理想的背后》这些歌,我相信背地里骂过发音乐没水平的老师一定都是2B,因为他们经常在学校联欢会上唱《两只蝴蝶》等等登登灯灯噔噔

然后哥们儿就他妈出国了,发现最初的理想交流基本就是摇滚,人人都知道RAMMSTEIN,女生都好多听夜愿NIGHTWISH,发现同胞真落后,而且巨装逼,不得不说,我真见过号称自己喜欢摇滚而且最喜欢的”摇滚"歌手是滨崎步的中国男生

顺道插一句,听音乐还是要有宽容度的,听了摇滚不意味着比别人高级,也别去比,闻到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莫装逼啊

无论怎样,摇滚乐已经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印记

感谢也好,感动也罢

更多的是在一种情绪

而情绪是一种或可怕或难得的东西

其实我知道身边的很多人都已经不再喜欢这些狂躁的东西了,我也差不多

只不过真是让《在路上》和《颐和园》这两部电影给勾起了一些对于那种情绪的想念

我相信所有人都知道我在说的是什么,只是他们对于这些是好是坏有各自不同的理解罢了

快到夏天了,今年的音乐节似乎特别的多

每次上豆瓣都有好几条通知

希望好朋友们都别错过,这个时代的中国摇滚,在这片土地上只会有一次

就好像上一代,我们最多只能赶上一个尾巴

所以我想我不会遗憾,那些乐队也不想在罗列了

说实话,我已经厌倦了给别人推荐音乐,那是高中干的事儿

现在都个儿顶个儿的明白事儿,我也犯不着讨那个没趣儿

只是想起了一些什么,感觉十年有一种东西一直相伴的感觉很好


最后,无论在理想世界里遨游多久

合上电脑,也总是有那么多手头的工作要做,还要做好

因为已经不是个小孩儿了,情绪也是说散就散

所以,在它即将烧尽的时候


说一句,我摇滚乐,我爱你,谢谢摇滚乐,谢谢你


评论(1)
热度(7)
  1. 西瓜重塑我没胸的权利 转载了此文字
    就像以后的我写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