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么多人回复询问我的键盘,我还是来解释一下。

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我接触到了电子竞技这个事物。与我一行的几个小伙伴,对电竞都特别狂热。那时候谈恋爱和其相比简直索然无味。我们每天利用中午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踩着铃儿出去,开上两个小时,不管是WAR3还是CS,都像是《霸王别姬》里的小六子吃到糖葫芦的样子——是个角儿,赛神仙。

在我眼中,所有当下所谓的理想主义,与当时的电子竞技气氛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因为这是一项不会换来钱和食物,不会被人理解为一项正常的活动,甚至就像参与黄赌毒一样的危险存在。

那年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穿着一双借来的大号拖鞋,以观众的身份被邀请上台,击败了职业选手Grrrr,全场哗然。之后,这位少年就去办理了退学,母亲问他,打游戏能当饭吃吗?他说能。于是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这个人,是xiaOt。

正像整个世界抛给电子竞技的问题一样,这项运动能挣钱吗?能当饭吃吗?

我想时间替我们回答了那些我们扭过头含着眼泪瞪着眼却没有回答的倔强。当Sumail以十五岁的年纪站在TI5最高领奖台时,已经不会再有人质疑了。EG战队的拿到了总奖金1800万美金中的660万,这个数字已然超过了温网奖金。作为一个在美国的巴基斯坦家庭,15岁的他已然是家里经济的最重要来源。

诚然并非所有人有那样的毅力、运气在一个不成熟的行业,一个被人戳着脊梁骨的运动中取得成绩。

说这些,只是为了证明,这一路我们从上学到长大工作,对于电子竞技的见证。我们未必能够成为职业选手,甚至也没有那个天分与实力,但他带给我我们了一份难得的经历与夸张的理想主义情怀,因为从没有人因为打游戏被认可过。同时,也带给了我们年轻人渐渐消退的魄力。

现如今当我们看到这些外设,就好像是大姑娘们的首饰盒,老爸们那副藏在木柜子里的象棋,里面堆满了曾经一天一地的豪杰,一招一式的过往,以及唏嘘不已的故事,叫人心悸。

机械键盘也好,Filco也好。全然不是外设的顶级。还有HHKB,Realforce,静电容键盘等等等等。他们从选材,设计,轴压,灯光,注塑,印刻等多个环节呈现了这个世界上外设产品对于美的勇敢追求。也是电子竞技在我们身上留下的一点印记。

断章取义地借用一句欧洲新艺术运动时期的标志性话来总结电竞外设至于我的感受:Without hand touch,nothing is beautiful.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