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治疗。

本命年注定是要接触奇葩的。

介于此,我的口头禅已变成了:抱歉,以我的智商实在无法理解。


依我看,他们早就已经放弃了治疗。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到这个世界上又太多的教唆犯,

有太多人需要被治疗。

身边的叔叔阿姨没有几个真正婚姻和谐,他们无不是一副丑陋的样子,却要在别人面前对我加以指点。

我想我是真的很倔强,让我抵触他们的同时也广义了教唆犯这个词。


我必须坦白的讲,我真的很容易看不惯别人。

对我来说,第一印象实在重要。

如果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已经如此了,我要说你真的很难翻盘。

接下来,我要吐槽了:


无非都是二十几岁的小屁孩子,为什么谁见了我都要装出一副老子谈了那么恋爱了,“受了那么多伤”你懂毛的样子。

但你他妈有没有发现你谈恋爱的样子让人看着实在是奇葩。受伤难道不是你自己找的吗?自认聪明,以不愿受伤唯有装出与言谈完全不符的成熟,生活完全是在演给别人看的。


所以当别人问我你这叫什么态度的时候,我真想给你两个大嘴巴子。

你自己这么一个吊德行做出来的事儿能帮个鸡巴。

别人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从来也没落下谁。但你们需要的根本就不是帮助,你们需要的是被同情,被认同,希望得到认同,希望别人关心。但我说句真心话,我他妈一点儿也不觉得这事儿有什么好同情,好认同,好肯定好关心的。早说了文艺青年是贬义词, 无非就是互联网给你们搭建了一个巨大的装逼平台嘛。


所以,请别叫我文艺青年,我真的不是,你他妈才文艺青年。